这是一篇在facebook上曾有5000多人点赞的神文,来自于一名匈牙利右狗Andor Jakab的博客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的公司本可以雇12个人,给每个人发760欧的月薪。但我不。为什么?

你可以享受我的服务公司的豪华办公室。不是电话购物。我不是骗人的。你要真的工作,还要有点技能。一天八小时,一周五天。雇佣手续一应俱全,照章纳税,医保社保。我本可以让一打的你们享受这种待遇。但我没有。为什么?

女人我是不会雇的。

原因非常简单:女人要生小孩。我无权询问她是否有生子意愿。如果我可以问,而且她愿意回答,她总还是可以故意骗我或是翻脸不认帐的。

别搞错。我不介意女人生小孩。我就是女人生出来的,我的小孩也是女人生的。我不会雇女人,因为一旦怀孕,她就可以休三年产假,三年中我都不能让她喝西北风。要是她兴起生两个,假期就是六年。

工作还要继续。我会雇一个新人来顶替带薪休长假的产妇。但是即便她休假回来了,我还是不能开除她。于是我得把那个辛苦工作的备胎给开了。不仅如此,我还要给休假的产妇加薪,加到与她的同僚水平为止。这时候她可以选择继续休假——三年假期中发生的正常休假我还得还给她。所以她回来工作的时候,2-4个月的带薪休假正等待着她。

岁数超过50岁的同志我是不会雇的。

我不是跟经验有仇。他们喝西北风,完全是托“保护年龄”的福。要是我不狠心这样做,后果同雇女人无异。“保护年龄”里的人你是不能开除的,所以不管这些雇员表现如何或者上班与否,我都得乖乖地给他们开工资条。工作还要继续。我还得另雇一个人。看到这些老干部被“保护”我是乐观其成的。但他们必须喝一壶西北风了。

我只会雇25-50岁之间的男人。

这些人也不安全,因为照旧,我无权开除他们。"我的公司要破产了”,“他们出工不出力”等等理由是站不住脚的。他们会到法院告我,法院八成判他们赢。坏话说尽,我还是愿意雇这群人的。

他们每人会花我1572欧元。

Your Net Salary: Your Gross Salary: My Total Cost: State markup:
€ 185 € 238 € 306 165%
€ 227 € 306 € 393 173%
€ 322 € 458 € 589 183%
€ 408 € 612 € 786 193%
€ 479 € 765 € 982 205%
€ 570 € 917 € 1178 207%
€ 760 € 1223 € 1572 207%
€ 950 € 1529 € 1965 207%

这是我从www.nettober.com 工资计算器上拿来的2011年数据。如你所见,你拿到手的760欧元要花掉我公司1572欧元。这个*2的国家系数本可以更低些,但你就拿不到那么多工资了。我不忍心让你连760欧元都赚不到,那样你活的就不像样了。你会抑郁,自残,他残,最后把我搞破产。所以,不值这个工资的人,我就让他们喝西北风。

只有匈牙利被艹地这么狠。


这幅图来自 Deloitte study. 如你所知,国家拿了你工资的一半,是不会还的。我明明给了你1500欧元,你只能拿到一半,这真是讨厌死了。尤其是你得到的医疗待遇并不比任何在工作的人多。

我还要考虑到35岁以上的雇员每年都有25天的带薪休假。也就是一整个月的工作时间。如果我需要12个雇员,那么我实际上要雇那第13个,来填度假的窟窿。

令人感动的是,历尽千难万险,我还是愿意给你这份工作。

我有一颗勇敢的心。我要变卖我的公寓,然后租间房子住。我希望这样挤出来的90000欧元够用。我会乘风破浪开启我的商业生涯。要是不幸失败,我也不会哭哭啼啼。

我的公司将会竭诚为您服务,要是工作环境不如临仙境那是没有诚意的。我要雇13个人。12个人工作,1个人度假。和上我,我们14个人在面积158平米精装修过的办公室里工作。租金是10欧/平米/月,加上3.5欧/平米/月物业费。也就是一个月2133欧元。

于是以下就是我的月度支出:

办公场地:2133欧元
工资:13* 1572欧元=20436欧元
其他开支:(财务,市场等等):3058欧元
合计:25627欧元

一个月出手两万五欧,听起来有点吓人?这可是旱涝保支的。春夏秋冬,人来人往,一个月出二万五。

让我登天我没办法卖出超过1000小时/每月的服务。为了收回成本,每小时定价必须在25627欧元/1000=25欧元/小时左右。但是收回成本不是我的目的,我还需要一点盈利。

我不贪,市场也不允许我贪。那就让我拿两成利润吧。现在,我的每小时收费涨到了30欧元。别忘了增值税。37.5欧元。四舍五还舍后,我的收费是37欧元/小时。

这37欧元中,7欧元直接流向人民正腐,30欧元是公司收入。我是个乐天派。我预测我公司市场营销一炮走红,计划圆满实现,每月连坑带骗真的卖出了1000小时的服务。生意兴隆,老板满意,员工们个个奋勇向前。

这样的话,我就有1000*30欧元=30000欧元的月收入。

4373欧元的利润。其中2446欧元是我自己的薪水,和上税得花掉3144欧元。其中,1521欧元是纯收入,几乎是我雇员的两倍。948欧元是税前盈利。在这当中,有95欧元的企业所得税,2%=587欧元的地税。最后,本公司会剩下266欧元。这些就是每个月本公司手上的现金。

每个月,我能赚1521欧元。但是别忘了,我已经把我价值90000欧的公寓给卖了。租房起码得300一月,不租房我就得流浪街头。我会勤俭节约,还得鼓动我老婆也去工作,没有休息的时间。我的手下们周末该干嘛干嘛,我每周七天每天工作12小时。

这样,我每个月能剩下900欧元。很快(100个月),我的全部投资就收回来了。九年过去,我终于又能买一栋公寓了(译者注:还没考虑房价)。九年后我花钱就不用缩手缩脚,不用付房租,不用存钱花了。我终于过上了一个普通欧洲人的生活。

在这些这些这些情况下——我想你懂的——我不觉得我非得卖掉公寓白手起家干出一番事业。但是看完以下四个原因后,我会彻底断了这个念想:

1. 还有黑店跟我竞争。在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情况下,他们每小时只收9欧元。他们现金交易,不开发票,去你妹的增值税。他们不承担任何责任,不需要签保证协议,名义上他们什么也没做,名义上他们根本不存在。他们不用租办公室,不用雇会计。每天干五个小时,他们就能赚出1000欧元来。他们对我得到760欧元出价竖竖中指,然后准时上岗,保质保量,童叟无欺,商誉爆棚。他们不能糊弄人,他们没法一直骗人。否则, 他们只能喝西北风。

2. 我的同行会抹黑我的公司。我要面对反资本家的宣传。走到大家上,大家会指着我围观:看,这就是那个收37欧元做同行9欧元就能干的业务的王八蛋。我将会成为善良的匈牙利人民的敌人,而我的黑店同行们老实地为人民服务。

3. 许多我的雇员只是为了窃取机密和客户才来报道的。他们会保证相同质量的服务,一半的价格。一旦偷到了足够的客户,他们会故意搞砸自己的工作,然后逼我解雇他们。第二天我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,说我非法解雇他们。然后我会败诉。同时,他们可以幸福快乐伺候他们偷去的客户——用我花掉的资源。他们还会很生气。他们会在各大论坛上举报我,然后把我公司和我的祖宗十八代都爆出来——我会变成黑心老板,我的公司也成了黑店。

4. 以上这些事情跟谁诉苦也没用,听者只会让你继续喝西北风。

所以,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们喝西北风。我相信任何经历过这些苦难的企业主都会让你们喝西北风。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抱怨失业,抱怨手头紧,抱怨财政赤字。这就是为什么像样的公司越来越少,有工作的人越来越少,税金越来越少,福利越来越难以为继。这就是为什么社会救济几乎与集中营无异。

除非这些事情发生,否则我会继续让你们喝西北风:

1. 如果我随时可以解雇你
2. 如果增值税降到起码20%,最好是15%
3. 如果国家“只”抢走你30%的工资
4. 如果高收入不再承担高负担
5. 如果国家惩罚腐败而不是正经的公司

除非这些事情发生,你们都给我喝西北风去。除非国家不再打击忠良,我是不会开公司的,我也不会给你们工作。


翻译:@虐尔康


(觉得这文章不错?不妨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,如果你还没关注本帐号,点击右上角查看官方帐号关注之。问题可直接回复也可邮件。欢迎各种来稿lixingleguanpai@163.com )

阅读原文